媒体报道
对话刘伟平:发展EDA产业需要民族气节

作者:沈敬怡  来源: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

苦中求乐,呼唤民族气节
   
记者:您从事EDA领域研究已有18年之久,在这个过程中大的困难是什么?
刘伟平(以下简称“刘”):遇到的困难太多了,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大的,我其实一直都在痛苦中求快乐、求奋斗。(大笑)

记者:您所说的痛苦来源于什么?
刘:,我们的研发力量很小,包括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等各方面都十分薄弱,这么小的力量做这么难的事情真的很不容易,不能说是自取灭亡,但也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第二,国内的产业环境还不成熟,国人对自己的东西不信任,盗版猖獗。
第三,从政府有关部门到产业各个层面还需要加深对这个行业的认识,清楚地认识到该行业对整个IC产业的支撑作用。这方面,企业与政府之间的交流也需要增强。

记者:在痛苦中您是如何坚持下来的?
刘:是一种理想,一个信念——我们一定能做出自己的东西来,事实也证明我们做到了。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让我们高兴的事情。
华大电子在EDA业务方面有几个非常友善、爱国的合作伙伴,其中一个是香港的晶门科技有限公司。这个公司目前是我国除台湾地区外大的IC设计公司,公司的老板非常爱国,他说“我们是要用自己的EDA工具”。晶门科技很早开始试用华大电子的EDA工具,之后一直保持合作。这类公司的长期认可与支持是我们团队发展和坚持下去的保障,如果大陆能有几家这样的公司,那么国内的EDA市场必然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记者:据我所知,我国台湾地区的思源科技与华大电子的EDA产品相类似,且起步相对较晚,而目前思源科技已经成为亚洲大的EDA工具生产商,您认为这种发展上的差距是如何造成的?
刘:台湾地区的IC设计企业都会积购买本土EDA工具,促成了思源科技的发展。大陆企业应该提高对民族品牌的认识,从自身的需要出发积使用民族品牌的EDA产品,这对EDA行业将会有很大的推动力。
资金投入不够也是一方面。如果有足够的资金会有足够的人,有足够的人会有足够好的东西,有足够好的东西有足够的力量去开拓市场。

记者:但是作为企业不能完全依赖政府投入,政府只能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真正需要的地方。
刘:对,完全躺在政府怀里是不可能的。其实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社会资本,例如风险投资。
    
土地是本,产业是基础
记者:华大电子有没有找过风险投资?
刘:我们目前正在与一些VC接触,他们普遍认为国内的产业环境还不够成熟,如果有政府的支持会更有把握。像树木没有土壤无法成活,企业生存的土壤是产业环境。目前我们的EDA产品无法在中国的大地上找到生存的土壤,还要到国外寻找发展空间,那么VC会想为什么我不在国外而在国内寻求投资。所以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土壤,而这个土壤靠企业自身是不可能得到的,必须要有政府的支持,这样投资者和企业的信心才会饱满。

记者:我了解到20世纪90年代初,我国曾一度重点扶持EDA产业,后来为什么会销声匿迹?
 刘:后来还有一些支持,但由于团队规模太小,要想把整套系统全部研发出来比较困难,因此只能把一些相对较弱的技术放弃,的投入也相应减少了。此外,国内市场整体气候不适合EDA行业发展也是政府投入萎缩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记者:这个国内气候具体指什么?
刘:主要指盗版,包括国外公司进入国内市场同样会受到这方面的冲击,所以华大电子在EDA业务方面一直没有很大的发展。

记者:有什么方法能够改变这种局面?
刘:主要是依靠政府的支持。产业环境的改善需要多方面的努力,应通过政府的引导和支持,让人们认识到产业的重要性;其次,应从政策上对盗版作出限制,对使用盗版的企业不给予优惠政策、资金支持,并给予相应的惩罚;第三,政府应从资金方面为企业提供适当的支持。

记者:VC不肯投资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政府的支持吗?
刘:这是其中一个因素。VC对企业也有一些要求,他们希望我们的EDA公司和IC设计公司分离,认为EDA应该具备中立性。举个例子,如果我们把现在的EDA工具卖给竞争对手,对方肯定不敢要,因为当我们做服务时会使他们的设计思路泄露,所以EDA公司如果包含在设计公司中是无法保证中立性的,另外,如果EDA公司不独立出来,VC无法明确投入资金是否完全用于EDA方面的研发。基于这两个因素,VC希望我们的EDA业务能够分离出去,由一个独立的公司来运作。

记者:那么您会不会接受VC的意见,将华大电子再度重组,把EDA团队分离出来?这样做的话在公司发展上有没有可能面临风险?
刘:我觉得确实应该把EDA业务独立出来,但目前还有一些困难。是如何处理与现有公司的关系;第二是公司创办前期至少需要3000万-5000万元的投资;第三要考虑团队的意愿。分离之后必然会面临风险,目前华大电子拥有数亿元的规模,但新公司的规模会相对会很小,不是很稳定。当然,独立出来后公司的自主性会增加很多,在业务上更集中、更专业,管理上也会轻松很多。
   
人才为矛,资金作盾
记者:您是否考虑过与国内其他创业型公司合作?
刘:也有这种想法,但要想实现还是需要较大的前期投资,如果有5000万元的启动资金能达到80-100人的团队规模,这样的话两年后产品覆盖面将扩大,会有更多的产品进入市场获得回报。
   
记者:是说团队还是重要的?
 刘:对。EDA行业的人才很稀缺,我们近一直在讨论EDA行业如何发展,我提出了三步走:步解决产业需要,不求、,只求解决产业目前面临的问题;第二步当产业问题解决了80%再寻求高领域,争取能够跟上国际上新的发展趋势;第三步是不仅解决自身的产业需求,也能解决国际上的新问题。
以上这几步都需要一个团队,我们认为迈出步至少需要300人,做到第二步500-800人是少不了的,而第三步至少需要2000人才能做到。

记者:华大电子目前的人才构成是怎样的?
刘:我们现在的研发人员来自各个高校,但都经过我们自己的培养。国内每年培养的EDA硕士大概只有50人,且大多都选择了出国。我们从各大高校选择一批相关专业的研究生,比如计算机、软件、通讯、自动化控制等专业的人才,用半年左右的时间去培养。

记者:很多EDA专业人才在国外大企业工作几年后终选择回国创业,他们带来了新的管理思路和技术,应该说这样的模式对推动国内IC产业发展是有利的。
刘: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,但主要问题是大部分人才出去后不会回来了。

记者:因为收入上的差距吗?
刘:一定程度上是,国外从业者年薪在10-15万美元,而国内只有10万-15万元人民币。但我认为薪金还不是重要的,能否通过努力创造出价值才是主要的因素,这涉及到期权的问题。如果在公司内能形成一种成功上市的机制,用这种方式来实现创业者的价值,将吸引大量人才回国发展。我们目前正在寻求一种个人价值和需要相结合的途径,一旦拥有个人价值、民族情结、政府支持等各要素,将会有更多的人才选择在国内发展。

记者:您对公司的未来有什么展望呢?
刘:希望能够有机会能与资本市场结合,具体方法目前还在考虑。未来我们公司发展的主体方向还是芯片开发,主要集中在三大领域:IC卡、无线网络和数字音视频,数字音视频方面我们正在努力,希望未来5年内能实现20亿元的收益,这是我们的目标。

北京中电华大电子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  京ICP备05012395号